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血刃

更新時間:2020-06-15 17:40:56

血刃 已完結

血刃

來源:微小寶 作者:飛永 分類:軍事 主角:何云飛,佚名

小說主人公是何云飛佚名的小說叫做《血刃》,這本小說的作者飛永所編寫的軍事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何云飛聽到肚子里咕嚕嚕響了兩聲,真想站出去催劉遠智一下,“指導員同志,麻順你趕快吧,我們大家剛剛跑完五公里武裝越野,肚子餓得慌,想吃東西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第二天清晨,何云飛帶著戰士們剛剛跑完五公里武裝越野,正集合準備吃早飯,去附近鎮上接新任指導員的余文軍就回來了,他迫不及待地吹響了集合哨,要為新任指導員舉行歡迎儀式。

劉遠智一身筆挺的陸軍軍官夏常服,肩掛上尉軍銜,腳蹬一雙擦得锃亮的制式軍官皮鞋,襯著他修長挺拔的身材,明眸皓齒的面容,站在隊列前邊,有如玉樹臨風。

何云飛用驚疑的眼神打量著劉遠智,心里打了個大問號,這氣質,這形象,跟勇猛果敢的搶險救災英雄沾得上邊嗎怎么看也應該是個舞文弄墨的文藝青年,或者是當今娛樂圈能歌善舞的小鮮肉,他能當得好特戰連的指導員嗎

何云飛是真正上過戰場,殺過恐怖分子,經歷過生死考驗的孤膽英雄,眼睛當然比任何人都雪亮,他不禁想問既然劉指導員參加過抗震救災的非軍事行動,是從生死玄關里闖出來的,也就是見過大場面,可是為什么他一站在全連官兵的面前,神情就那么慌恐,像擔心大家會把他吃了一樣。

這一刻,李濤,黃海嶺也在用懷疑的眼神打量著劉遠智,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新上任的指導員竟然跟娛樂圈的小鮮肉一樣的形象和氣質。

余文軍顯然已從連隊的幾位軍官的眼神中看出了大家的心思,他故意干咳一聲,大聲說“同志們,這位從師部調來我連擔任指導員的劉遠智,劉指導員?!?/p>

他見全連官兵沒人鼓掌,尷尬地微笑一下,帶頭拍響巴掌,大家這才向劉遠智報以尊重的掌聲。

寧海波可勁地拍打著雙掌,胳膊肘一碰身旁的陳銳,小聲地說,“老陳,你覺得劉指導員會不會跟副連長一樣,也是個深懷絕技的白面書生”

陳銳有氣無力地拍著雙手,眼中閃爍著懷疑的神光,小聲說,“我覺得不太可能,看他那樣子就不是那塊料?!?

寧海波聽說他是參加過當年青川抗震救災的英雄,論起資歷來,他并不比余連長差,照理說這么能干的軍官,早就該被培養成咱們基層部隊的帶兵骨干,不應該放在師部機關里坐辦公室呀”

陳銳“誰知道呢咱們先別議論這些,慢慢看。

站在一百多名虎威男兒面前,劉遠智神情十分的緊張,慌恐。

余文軍知道官兵們心里在想什么,也看出劉遠智在擔心什么,他又故意干咳一聲,向大家介紹“同志們,劉指導員以前在師政治處擔任宣傳干事,他不但文化高,政治和軍事素質過硬,還是出了名的搶險救災英雄,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黃海嶺鄙夷地癟了癟嘴巴。

余文軍橫了黃海嶺一眼,又故意干咳一聲嗽,“同志們,劉指導員從師部調到我連任指導員,可不是文職干部下連代職鍛煉,更不是到我們這里來體驗生活的,他是要長期負責我連政治工作的?!?

他又看見黃海嶺用鄙夷的眼神瞟視著劉遠智,心想不好,老黃是個實際的人,劉指導員無論體貌特征和氣質都與參加過搶險救災的英雄的相差太遠,過一會兒他肯定會當著全連人的面向劉指導員挑刺,劉指導員長期在機關大院里坐辦公室,軍事素質肯定不行,萬一他像前幾對付副連長那樣,吵著要讓劉指導員露兩手絕活,該怎么辦

他決定不給黃海嶺刁難劉遠智的機會,伸手一指劉遠智,“同志們,尤其是剛下連的同志,今后要是心里有什么苦惱,有什么想不開的事,千萬不要憋在心里,一定要向劉指導員多匯報,多請示,下面請劉指導員為大家講幾句話?!?

說完,他從指揮位置上退開,把連隊交給了劉遠智,他邊鼓掌邊退到一邊。

絕大多數戰士都拿出了上陣拼刺刀的猛勁鼓掌,只有李濤,黃海嶺等少數老兵有氣無力地拍著雙掌。

陳銳胳膊肘碰了一下寧海波,小聲地說“老弟,這劉指導員跟副連長一樣,都是眉清目秀,風度翩翩的軍裝美男,可是除了外表太帥之外,卻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知道為什么嗎”

寧海波斜著眼睛觀察著劉遠智,小聲說“最明顯的差別是,副連長身上有殺氣?!?/p>

“對?!标愪J瞟了一眼劉遠智,“副連長嚴肅正經的時候,看人的眼神比刀子還鋒利,幾乎都能殺得死人,可這劉指導員,你看他現在這樣子,站在我們的面前,緊張得像害怕我們會吃了他一樣?!?/p>

余文軍似乎聽見了隊列里有人在議論劉遠智,他又故意干咳幾聲嗽,示意大家安靜別出聲,聽劉指導員講話。

劉遠智一臉慌恐神色,扭過頭看向余文軍,余文軍向他使了使眼色,示意他趕快上場發表就職演說。

何云飛聽到肚子里咕嚕嚕響了兩聲,真想站出去催劉遠智一下,“指導員同志,麻順你趕快吧,我們大家剛剛跑完五公里武裝越野,肚子餓得慌,想吃東西了。

劉遠智知道無法回避,只得硬著頭皮,強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跨前一步,清了清嗓子,大聲地“同志們好?!?

看著劉遠智忸怩作態的樣子,何云飛感到像誰偷偷地撓了撓他的腋窩一樣,差點笑出聲來,礙于場合,他只得咬緊下唇,強行憋著不笑出來。

陳銳臉蛋漲得通紅,嘴角劇烈地抽搐著,差點就哈哈大笑。

戰士們都強行憋住笑意,如果不是紀律約束,他們非得哄堂大笑不可。

余文軍生怕有人一時憋不住,脫口一笑,引來戰士們哄堂大笑,讓新來的劉指導員尷尬,他又故意干咳幾聲嗽,不停地給戰士們使眼色。

劉遠智清了清嗓子,喊出口令“稍息?!?

全連官兵真的是令行禁止,聽到口令,齊齊向前出左腳。

劉遠智立馬又喊出立正的口令。

官兵們又一齊靠腳跟。

劉遠智吞了吞唾液,又喊出稍息的口令。

他一連重復了幾遍稍息和立正的口令,戰士們雖然極其厭煩,但仍然令行禁止。

劉遠智過了一下向全連官兵發號施令的癮,似乎心里有了幾分底氣,他故意干咳了兩聲嗽,清了清嗓子,“同志們…很高興我能來你們特戰連當你們的指導員…”

新兵許文杰嘟嘟嘴巴,心里想問,“你們特戰連,劉指導員,難道你不想把你自己當成這個集體的一員嗎”

劉遠智吞吞唾沫,“這個…我在機關大院里呆的時間太久了…好久也沒槍了,軍事素質也落下了…”他清清嗓子,“這個…我呀…我愿意和同志們一起努力…這個…把咱們連的政治工作搞好…我…我講完了…謝謝?!?

他舉起右手向官兵們敬完禮后,迅即退到一邊,讓余文軍來收場。

隊列里響起七零八落的掌聲。

戰士們都有氣無力地拍著雙手,像又餓又累的苦力一樣。

許文杰肚子早餓得咕咕叫。

劉小平心里想的是炊事班的饅頭,花卷,小菜加稀飯。

余文軍見全連官兵對新任指導員如此冷遇,心里不免有些過意不去,他使勁地拍打著雙掌,想帶動大家給劉指導員好好鼓掌。

為了給新任指導員一步臺階下,何云飛也勉為其難,使勁地拍著手掌。

在兩位正副軍事主官帶動下,戰士們又拿出了上陣與敵人刺刀見紅的猛勁,多多少少糊住了劉指導員的面子。

為了防止黃海嶺乘機刁難劉遠智,余文軍趕緊命令連隊解散。

其實他的擔心是多余的,黃海嶺一看劉遠智站在全連官兵的面前就怵頭,知道是個水貨,心里十分厭煩,根本沒心情當著大家的面挑劉遠智的刺。

陳銳釋然地長吐一口氣,像是剛剛卸下了千百公斤重的擔子一樣。

“喂班長?!眲⑿∑綇暮竺媾芰松蟻?,他揉了揉肚子,警惕的眼神向周遭察看了一下,小聲地對陳銳說“班長,我怎么看就怎么寬得這個指導員像個小丑,沒有一點兒首長的威嚴氣勢,跟我們新兵一連的指導員根本沒法比?!?

陳銳呵呵一笑,“劉指導員可是當年青川抗震救災涌現出來的英雄,我們新兵一連的王指導員能跟他比嗎”

他把大拇指豎了起來,不過指尖是朝下的。

劉小平嘿嘿一笑,“我就說嘛!他連講話都畏畏縮縮的樣子,怎么可能會是經歷過生死的搶險救災英雄?!?

寧海波從后面跟上來,聽到他倆的閑聊的話題后,呵呵一笑,“小劉,你小子的觀念也太落后了吧,現在是什么時代超女進軍隊,歌星,小品,相聲,影視明星當將軍大有人在,文工團的演員立一等功是正?,F象,沒啥好奇怪的?!?

“我擦!沒搞錯吧”劉小平嬉皮笑臉地說“班長,文工團的演員唱幾首歌,演一個小品,說一段相聲就能嚇跑了敵人,我看以后你也別在訓練場上罵我笨蛋了?”

“是啊寧海波?!标愪J撲哧一笑,胳膊肘一拐寧海波,“你以后就別太認真了,小劉的殺敵本領練得再好又有什么卵用,到時候上了戰場與恐怖分子拼命,還不如像文工團的戰友們一樣,來上一曲,或者跳個舞給力?!?

“兩位班長,你們兩位以后可要多教我唱幾首歌?!眲⑿∑脚醺勾笮?,“到時候上了戰場,我好高歌一曲嚇跑那些恐怖分子?!?/p>

寧海波推了劉小平一把,正色道“小聲點,好了,當心有人向劉指導員告了密,你小子以后可就吃不了兜著走啦?!?

由于給劉指導員舉行歡迎儀式,占用了很多時間,余文軍就干脆取消了飯前列隊唱歌的慣例,官兵很有秩序地進入食堂吃早餐。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異能小說
  3. 特工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